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法制人文 » 正文

云南被摔死姐弟俩喊嫌犯舅舅 妈妈:他总来家吃饭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9-30  来源:北京晨报  
核心提示:云南被摔死姐弟俩喊嫌犯舅舅 妈妈:他总来家吃饭
 25日17时30分左右,昆明安宁市连然街道金方路附近的富德供销有限责任公司宿舍楼内,7岁的女孩瑶瑶与她两岁的弟弟宝宝从五楼坠亡。

安宁警方在勘查现场及走访调查后,将住在此宿舍楼四楼的男子王某某定为犯罪嫌疑人。王某某涉嫌将两名小孩从5楼阳台处丢下。(吉林经济网www.jljingji.com)

 

云南被摔死姐弟俩喊嫌犯舅舅 妈妈:他总来家吃饭

 

 

▲王某某被抓现场。受访者供图

 

云南被摔死姐弟俩喊嫌犯舅舅 妈妈:他总来家吃饭

 

 

▲警方通报

“孩子叫他舅舅”

安宁市富德供销有限责任公司宿舍楼共五层,蔡罗文一家住501室,王某某一家住401室。

 

云南被摔死姐弟俩喊嫌犯舅舅 妈妈:他总来家吃饭

 

 

▲富德供销有限责任公司宿舍楼,两小孩从五楼窗户处被丢下。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蔡罗文40岁,四川泸州人;王某某42岁,贵州纳雍县人,他另有一个小名叫“王华”。蔡罗文与王某某都是附近不同工地的临时技术工,收入不固定,工资每天200元左右,按日结算,每月只有约17天有活干。(吉林经济网www.jljingji.com)

蔡罗文的妻子王珏告诉记者,在她还没生大女儿的时候,两家人就认识了。他们此前住在附近的农贸市场,相距约一公里。一年前,农贸市场拆迁,两家一同搬到了如今的住处。

王珏至今不敢相信王某某会把自己的两个孩子活活摔死,“没有任何征兆。”她与丈夫来昆明打工十二年,认识王某某约七年。因为都是在外谋生之故,他们彼此相互关照,逐渐就成了朋友,“我的两个孩子管叫他舅舅。”

 

云南被摔死姐弟俩喊嫌犯舅舅 妈妈:他总来家吃饭

 

 

▲王某某 受访者供图

王珏说,王某某也有三个孩子,王某某的妻子在附近的连然新村开了一家麻将室,他最大的孩子已经回了纳雍县老家备战高考。她告诉记者,王某某与妻子没有领取结婚证,其妻子外出多年,不久前才回安宁。

一家人住楼上,一家人住楼下,两家人为此就有了更为紧密的往来。相对而言,王某某上楼的次数更多,他常到五楼蹭饭。王珏说,王某某爱喝白酒,总是像来亲戚家一样,毫不顾忌地敲开五楼的门,倒几杯白酒后回自己家。

蔡罗文与妻子王珏则很少下楼去王某某家吃饭。王某某一个大男人,虽然有其师父的照顾常常有活干,经济上也稍显宽余,但他常常是独自照顾孩子,根本没有心思做饭,自然也不会喊楼上的邻居到家里吃喝。

中秋节的前一天,王某某又进了蔡罗文、王珏夫妇的家门。那一天,王珏在厨房里做菜,听到王某某来,家人招呼他吃饭。王珏忙完到餐厅时,王某某已放下了碗筷,并称“我已经吃好了。”这一天,两家人相处未见任何异常。

富德供销有限责任公司宿舍楼一楼有一家临街小吃店,老板娘是安宁市八街人,她告诉记者,王某某常到她的店里吃早餐,他总是孤身一人。这家小吃饭店经营9元、7元两种份量不一的面,王某某每次都是点小份的面,“但总是剩一半。”

小孩坠下时,奶奶在厨房

王珏皮肤黝黑身材消瘦,27日,记者在安宁市当地一家宾馆见到她时,她的一双眼睛有一种长哭过后的痕迹:红、肿、亮。

她说,为了查案,当地公安把她家的租住房封了,政府为一家人在这家宾馆开了两间房。

这个女人活得并不容易。富德供销有限责任公司宿舍楼的门卫李大姐与她要好,李大姐说,王珏是个勤快的女人,“每次从工地回来都一身灰土。”

当问到两个孩子是怎么没的,王珏的表情绝望极了,“我不知道,我到现在都是懵的。” 她说,“王某某那天下午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要我回家,有事跟我说。”

王某某并没有在电话里对王珏说具体的事,他上了五楼。此时,蔡罗文刚从外头回来,他躺在床上玩手机,听到有人敲门。

蔡罗文的妈妈正在厨房里拣小白菜,她也听到有人敲门。老人家以为是儿媳妇从工地回来了,没有理会,“儿媳妇回来都是两个孩子去开门的,我不用管。”

但那个人在继续敲门,老太太开门一看,是王某某。王某某直接进了门。他问老人:“你有手机没有?”老人已经回到厨房里了,她回复他:“我一个老太婆,又不识字,怎么会有手机?”(吉林经济网www.jljingji.com)

 

云南被摔死姐弟俩喊嫌犯舅舅 妈妈:他总来家吃饭

 

 

▲两个孩子的奶奶与妈妈。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老太太后来回想,王某某此次上门与往常大不一样,“以前他进屋前,都要喊我‘大妈’,但这次他没有开腔。”

老太太是在听到外边街道上一片闹哄哄之声才跑出厨房的,她穿过客厅来到阳台——阳台没有防护设施,她俯下身子,看到楼下围了一群人,一个孩子穿着短袖子上衣,脸朝上一动不动。那一瞬间她感觉自己的魂都丢了,她吓坏了,因为那个孩子正是她劳心劳力、好不容易拉扯大、一直跟她睡的孙女瑶瑶。

她大喊“瑶瑶掉下去了”,随即迈腿往楼下跑。紧接着,她看到了又一个让她撕心裂肺的事实:孙子也掉下来了。后来她才知道,当时她以为只有孙女“掉下去了”,没注意到孙子也不见了。(吉林经济网www.jljingji.com)

 

云南被摔死姐弟俩喊嫌犯舅舅 妈妈:他总来家吃饭

 

 

▲姐弟俩坠亡处。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躺在卧室里的蔡罗文听到母亲的惊呼,吓得猛地从床上爬起。在四楼,他遇到了王某某。

蔡罗文说,王某某手持垃圾铲堵住他,恶狠狠地说:“我要让你断子绝孙!”

感情纠葛?精神错乱?

王珏接到电话听闻两个孩子死讯的时间,是事发当日下午的5点56分。她说,当时她的天就塌了。

在外人看来,这个女人实在太苦了。为了给两个孩子在老家落户口,要凑来来回回的车费,她和丈夫欠了一万元的高利贷。她的生活总是借了还,还了借。不久前她还向门卫李大姐借100元买米。女儿瑶瑶到了上小学的年纪,她和丈夫凑不足学杂费。

 

云南被摔死姐弟俩喊嫌犯舅舅 妈妈:他总来家吃饭

 

 

▲两个孩子与他们的爸爸。受访者供图

可她并不认为自己苦,她告诉记者,她从工地回家的时间,一般都是7点左右。每次回家,都是她的儿子宝宝来开门,“别人要开门,他都不让,即便他姐姐,也不让。那一下,我觉得很满足。”(吉林经济网www.jljingji.com)

她说,其实瑶瑶是多么渴望上学啊,可让她读完幼儿园后,再读小学,她实在供不起,“为了生活,就欠了这个孩子。”

瑶瑶实在太聪慧了。有一次,幼儿园布置作业,要孩子们尽可能想象“10”这个数字有多少种组合。瑶瑶不会,问妈妈。妈妈正在洗衣服,说,你想不出来,就不要上学了。“她就不停地画一些小圈圈,真的想出来了很多组合。”

王珏想不明白,那个被瑶瑶、宝宝喊作“舅舅”的人,那个平素里对两个年幼无知的孩子很亲热的人,怎么会突然下狠手呢?

王某某的一名亲戚告诉记者,王某某近期听闻,其妻此前的外出与蔡罗文有关,故而心生恨意。

不久前,王某某还找亲戚说要找药解毒,说自己被妻子“下了蛊”,“他可能精神错乱了。”这名亲戚说。

 

29日,在安宁市连然新村的一家麻将室,记者见到了王某某的妻子。对于与她有关的感情纠葛、下蛊等说法,她均给予否认,“你认为可能吗?嘴巴长在人身上,各种说法都有,但有证据吗?”

她称,她已与王某某分居两个月了,王某某害死了两个孩子,“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她说,王某某被抓了,现在她一个人要照顾几个孩子,“生活更不容易了,也不想再被打扰。”

王珏说,过去生活困难,但因为有两个孩子,她也总是快快乐乐的,觉得每天都有奔头。

“现在,就算给我再多的钱,我也会觉得苦啊!”王珏用干瘦的双手捂住脸,却没有哭出声来。(文中蔡罗文、王珏为化名)
责任编辑:刘建华 孙婵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