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基层关注 » 正文

中秋假期老夫妇自缢大儿子家,二儿子:我很惭愧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9-29  来源:成都商报  
核心提示:中秋假期老夫妇自缢大儿子家,二儿子:我很惭愧
 9月22日,中秋假期第一天,在广东潮州,一对老夫妻在大儿子家老屋内自缢身亡,丈夫83岁,妻子74岁。

今天,是两位老人的头七,一众亲友聚在一起,举行悼念活动。(吉林经济网www.jljingji.com)

潮州市潮安区公安分局古巷派出所一位民警告诉记者,事发9月22日晚8时许,当晚接警后,民警即赶往现场,但为时已晚,“两位老人已经死亡。”

工商资料显示,两位老人的两个儿子在当地各自经营着一家陶瓷厂。当地村民称,二人生活富足。

尽管如此,在中秋假期第一天,这对老夫妻自缢身亡。

记者了解到,这些年,两位老人均住在二儿子的老屋内。但9月22日晚,他们却在距此数米远的大儿子家自缢身亡。

一位村民不解,“到底有多惨,才把他们逼上这条路?”

二儿子:很惭愧,很无能为力(吉林经济网www.jljingji.com)

事发前,到底发生了什么?网传,老人曾被儿孙打骂,村里多次调解未果。

今日,记者联系到老人的二儿子蔡先生。电话那头很喧闹,几秒钟后,蔡先生称,今天父母头七,在办事。

他告诉记者,网传儿孙打骂老人的事属实。他说,事发前,哥哥曾向老父母动手。“我和哥哥,各有一儿一女,我的两个孩子,都在广州读书,未娶亲,这几年基本不在家。”

蔡先生数次叹息,“我很惭愧,很失败,也很无能为力,才导致父母上吊。”

他说,其实,现在这样的结果都是因为一件件小事,分房子、带小孩……

记者从多名村民处了解到,两位老人离世前,一直住在二儿子的老屋内。这些年,老人与大儿子之间多次爆发矛盾。

蔡先生回忆,两三年前,大哥将给父母的一间老屋收回。“我有房,就把自己的两间老屋给了父母。之前,是我和大哥一人腾出一间给父母。”

蔡先生说,父母也曾向他“告状”,“他们有给我说过,大哥虐待他们。去年,我去找他讨个说法,结果还被打了。”

多位村民告诉红星新闻,两位老人平时独居,两个儿子是陶瓷厂的老板。“他们确实被儿孙打骂,村里多次调解,没用。”

工商资料显示,蔡先生和他的哥哥名下各有一家瓷器厂。蔡先生说,哥哥一般在潮州住,“他有两套房,三辆车。我在村里住,距离父母不远,骑摩托也就五六分钟。自从去年被大哥的儿子打后,就再没联系过他们。”(吉林经济网www.jljingji.com)

中秋假期老夫妇自缢大儿子家,二儿子:我很惭愧

工商资料显示老人的两个儿子各有一家公司。(吉林经济网www.jljingji.com)

村保安队长:曾调解了四五次

福庆村保安队负责人蔡队长向记者证实,从去年5月,他接手保安队工作至今,他曾先后四五次去调解老人与大儿子的矛盾。

蔡队长称,平时,老人未与儿子们住在一起,独居,“他们住在二儿子的两间老屋内。”

“老人诉称,大儿子没有抚养他们。”蔡队长告诉记者,“其实,大儿子和二儿子,每月分别给老两口500元。他们主要是觉得,大儿子没有关心他们,照顾他们。两位老人都生病了,都在吃药,打电话给大儿子,要去看医生,大儿子老说没空。”

同时,据蔡队长介绍,老人的大儿子和二儿子之间又有矛盾。因此,老人自己感觉得不到赡养。

他回忆,“老人上吊的时间是八月十三日(阴历)晚8点多。之前,并无激烈的冲突,也没有找我们调解。最近一次调解是事发前一个多月。”

老人的二儿子蔡先生告诉记者,“当晚9点左右,婶子在大哥家看到老人已经自缢。”(吉林经济网www.jljingji.com)

镇政府:非民事或刑事案件,老人已入土为安

潮安区古巷镇政府办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一事件,调查已经结束,非民事或刑事案件,家属情绪平稳,两位老人已入土为安。当记者追问老人自缢的具体原因时,这位工作人员明确拒绝回答,“不要炒作。”

古巷派出所一位民警向记者证实,确有此事,两位老人于9月22日晚自缢,“当晚接警后,即赶往现场,赶到后,两位老人已经死亡。”

对于村民和蔡先生的说法,记者多次尝试联系老人的大儿子,但截至发稿,尚未联系到。

记者在某企业信息网上找到与老人大儿子的陶瓷模具厂同名的企业及其负责人电话,接通后对方否认自己是自缢身亡的老人的大儿子,然后匆匆挂断电话。
责任编辑:刘建华 孙婵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