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正文

民间故事 冷溪因何成花岭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7-22  
核心提示:民间故事 冷溪因何成花岭
    搜集整理 董向前 王东升

辉南县样子哨镇有一个河流名字叫冷溪,静静悄悄流淌了几千年,没有人知道它的由来。冷溪的所在地冷家沟屯竟然没有姓冷的人家。冷姓人家去哪儿了?冷家沟的地名怎么来的?许多外地来的人都要问。

有一个老者说,很久以前,冷家沟有一户人家于百万,从山东挑挑来到冷家沟落户,那个时候,冷家沟荒山野岭,野猪、熊、鹿出没,寒冬大雪飘飘,比哪里都冷。出门有人问,“敢问兄台何方人士?住哪里啊?”于百万为难了,自己住的地方有一个明显特征,好像比其它的地方冷啊,随口说,“我住的地方叫冷家沟。”又有人问,“因何老于家住的地方叫冷家沟啊?”于百万连想也不想,张口就说,“我家那个地方,比哪儿都冷,所以,就叫冷家沟。”

这个冷家沟地名就这样来了,多少代人都这么叫,大家还是要问,为什么冷家沟一家姓冷的也没有,怎么就叫冷家沟了?

有一年牛郎寻找七仙女眼泪哭干了,挑挑来到了冷家沟这个地方,带着两个孩子啊,要吃要喝,就找到了于百万讨口吃的。于百万心地善良,尤其他的老婆李桂英更是一个活菩萨,不仅给了饭吃,还收留了他们住在了冷家沟。

当夜晚来临,眼看着牛郎思念织女哭的像个泪人,李桂英就于心不忍了,她家门前有一对老柳树,她点起了一炷香,就来到门前柳树前捣鼓了起来,先磕头,然后振振有词:“杨柳观音娘娘啊,你帮个忙吧,别让牛郎哭织女啦,哭塌了天也不解决问题,你给个答案,让他死心踏地过日子,别这样四处流浪好不好?”

李桂英头磕出血了,柳树没有动静。牛郎也来磕头,头也出血了,柳树只管风吹树叶动,牛郎眼泪旺旺。两个孩子连声喊娘:“娘啊,娘啊,你心咋这么冷啊?你给个声音啊?回来看看你的孩儿啊!”

于百万生气了,开始磨斧子,一边磨一边愤恨不平地说,“看我不砍了你,让你心冷如铁,看我不砍了你!”

李桂英火冒三丈,打了于百万一个嘴巴,“你个老不死的,你疯了,你敢砍树,我死给你看!”

于百万气得两眼冒金星,“不砍也行,我也要放把火,烤烤这两棵混账的柳树,养你何用啊?这么多年了,只能遮盖个阴凉,怎么求它个事情这么难啊?”

于百万这就要去抱柴禾烧柳树。

牛郎赶紧去给柳树磕头,“柳树娘娘啊,你说个话,你给个动静,心不这样冷,行吗?”

于百万喊了一声,“牛郎,你躲开,看我不烤糊巴她,让她心这样冷,我就不信了放大火,她的心真的就如石头一样冷?”

李桂英也来磕头。

于百万在两棵大柳树的中间推上了柴禾,正待要点火,“牛郎你躲开点。”

李桂英擦擦脸上的血说,“老柳树,我也没有办法了,你心里冷冰冰,我们家的于百万可是一把火啊,要是真烧开了,你受伤了,可别怪我啊。”

忽然,远处跑来一个白胡须的老人,“大声高喊,别烧,别烧,等等啊?”

于百万一愣,这个老头挺陌生的,“等什么?”

白须老人气喘吁吁地说,“烧不得啊,这对老柳树没有惹你啊,它们是你们家的护法神仙,上面住着佛菩萨,怎么能烧得?”

李桂英一愣,“好啊,有佛菩萨,那火烧起来不就旺运了?当家的,烧起来啊!”

牛郎大哭,“于大哥、于大嫂,烧不得,有菩萨怎么可以烧啊。”

牛郎心中敬畏着佛菩萨哪,怎么可以烧菩萨。

李桂英来了邪劲儿,“什么菩萨啊,怎么不帮人啊!烧!烧红了树的心,它就不冷了。”

白须老人迅速站到了柴禾堆上,“谁敢烧?”

李桂英真生气了,“当家的,你把这个混账老爷子砍死了,让他张狂。”

于百万特别听老婆的话,进屋里面拿出来了斧子,举起来就砍白须老人,老人一见斧子闪着寒光,紧忙奔跑。一个前面跑,一个后边追。“我砍死你,看我不砍死你。”

白须老人并不怕于百万和他的斧子,一边跑,一边回头看于百万,“有本事,你就来啊,来啊!”

他们就在冷溪的岭上奔跑了起来,于百万尽管很有力气,也很能跑,但是,总也追赶不上白须老人。

山下李桂英举起火把,还是要烧那老柳树,她想,白须老头被于百万赶走了,她可以放火了。

牛郎苦苦哀求,“咱能烧吗?”

李桂英直摇头,她说,“不能,不烧不行。我要敬重的菩萨一定能为民解难。再说,你不找织女了吗?孩子需要娘啊!”

牛郎无奈望天空,蔚蓝的天空并能给他答案,他不知道如何办才好。

突然,一个红衣老太太出现在他们的跟前,“你怎么知道菩萨不为民做事?”

李桂英一愣神,“你从哪里来的啊?”

“你管我从哪里来?我打死你个不省事的!”红衣老太太举起拐杖打李桂英,牛郎连忙上前去阻拦,包住拐杖不松手。

李桂英见红衣老太太要打自己,更有气了,“了不得了,真了不得了,这两棵柳树怎么就烧不得?我今天偏偏就烧了。”

她的火把举起来正要落下的一瞬间,就听到一声断喝:“住手!”

李桂英吓得一哆嗦,抬头一看,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手拿龙须拐杖,带领一群人来到了李桂英等的跟前,“李桂英你真翻天了!”

红衣老太大笑,“榆树娘娘,你终于来了啊!不然,我这柳树娘娘真就要被大火烤死了。”

来得这一群人里,个个鹤发童颜,相貌奇异。带队的老人李桂英认识,路口不远处,有一棵老榆树,平时有个不清明的事情,她总去求榆树娘娘给智慧,榆树娘娘有求必应,每次都给李桂英托梦。李桂英马上给榆树娘娘下跪磕头。“榆树娘娘,你老人家怎么来了啊?”

“我再晚来会儿,你这妖就作成了!”榆树娘娘说,“来来,我给你介绍下,这位仙人娘娘是红娘仙子啊,你家门前两棵树,左边是月下老人,右边是红娘,你不好好待见二位仙人,竟然要放火烧了,何等的居心啊?”

李桂英连忙给仙人娘娘合掌顶礼,然后,哈哈大笑:“各路神仙啊,今天啊,我也就是借牛郎的事说个事情,我早知道我家门前的两棵树有来历,就是不说话,不给灵感,我就想看看,他们有何章程?”

榆树娘娘有点不高兴,“不带这样折腾神仙的。”

李桂英连忙给柳树娘娘顶礼,“对不起娘娘,我这里失礼了。”

然后,李桂英对冷溪岭上追赶白须老人的于百万喊,“老头子,你放过月下老人吧,回来吧。”

于百万一听老婆的喊声,吓坏了,怎么回事啊?什么?我追赶了半天,要砍的人是月下老人,这成了什么事情啊?“对不起,你老人家不生气吧。”

月老笑了,“你们两口子真不是好东西,卸磨杀驴啊。当年你们怎么到一起的啊?你们的红绳是我给拴的啊。”

于百万连忙跪下给月老认错。月下老人挥挥手,拉着于百万下山了。

牛郎给各位仙人磕头,欢喜异常。“各路神仙,求你们帮帮我吧。”

榆树娘娘笑笑说,“这个事情,不归我管啊。”

柳树娘娘,也是红娘的化身,她微微一笑,“牛郎,本来你到这里来,就是来赴一场约会的。你问问月老,他帮你做了什么?”

月老挠挠头说,“牛郎啊,给你拴上织女的红绳,我让玉帝批评了,而且是很严肃批评了。我和玉帝说,缘分就是这么回事,因缘一线牵,怎么可以说有错有对。玉帝认为认错态度不好,竟然要没收我的红绳啊。”

牛郎一惊,“老神仙,你的红绳还在吗?”

月老快慰地一笑,“你们看看头上的天。”

顿然,冷溪岭上的天空,七彩光辉一片天,灿烂异常。许多的仙女在高高的天空上散花,清新又香气扑鼻。这奇异的香味儿只有天上有。在散花的仙女中,织女就在其中,牛郎挑挑拉上一对儿女竟然也漫步天空,就此与织女相会在冷溪花岭的天空之上。七仙女来冷溪岭上撒花种子,成就了一个鲜花的海洋。

这个故事久远了的时间了,但是,现在的冷溪花岭人在星光灿烂的夜晚,经常能看到仙女们在散花,牛郎与织女一家和和美美幸福甜蜜。

青年男女恋爱的时候,都喜欢到冷溪花岭来拜大榆树,到冷溪花岭上走走去寻找属于自己的爱情。一直有人在问,月老和红娘去哪儿了?它们当年所幻化的大柳树还在吗?

村口有七棵大柳树,有人问,哪棵是红娘仙子?哪棵是月下老人?另外的五棵是谁啊?

老年前,村中有个高老头说,七棵树也代表着天上的七仙女下凡尘,在冷溪种下了七棵树的种子,成了柳树娘娘和月下老人的佳话。另外五棵树是福禄寿喜财五尊神仙,他们是中华民族一种幸福精神向往的写照。也有人问,七棵树,不也代表着天上的七颗北斗星吗?没有人说不对,确实,树下冥想中,你确实可以见到北斗七星神仙的到来。考学的孩子也要来拜拜北斗七星树,不仅考出了好的成绩,也带来的好的姻缘。

从此以后,这里就成了一个花的海洋,恋爱男女,寻找爱情的男女都到冷溪花岭寻找亲密的爱人。

青春年少,小心月老的红绳,红娘什么时候对你微微一笑哪?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